行业资讯
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张洁访谈四:《澳洲赛车官网新闻调查》栏目的

更新时间:2021-11-18 

  主持人:美国三大电视网竞争主要是新闻竞争,树立一个王牌新闻栏目对于频道对于台的形象提升有很大的作用,作为国际大台是不是要做到这么一个位置一定要做出最好的新闻栏目?

  张洁:对。而且像一个小时左右的深度报道栏目,据我们所了解国外大的媒体包括在美国的三大广播公司都有自己的深度报道节目,这种节目最重要的是把握思想的深刻性,这个媒体这批传媒人对于社会生活的认识,你们对整个世界的宏观把握,从这个节目里面能够看得出来。这帮人的思想载体就应该是这个栏目,这就意味着它对电视从业者的要求非常高,这个栏目如果做到理想当中的境界,必须要求非常职业的电视工作者。

  网友:记者最大的特征应该是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良知,没有做过舆论报道的记者不能称其为完整的报道记者。

  张洁:舆论监督报道。作为一个媒体作为一种社会良知的体现者,应该遏恶扬善,澳洲赛车官网对于真善美东西的维护和赞扬,对于假丑的鞭挞,我们做的有舆论监督报道,也有符合我们价值理论标准的一些好的事情的报道我们也做。根据最近选题调整方向,我们加大了舆论监督这块的力度,与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往前走相关。

  张洁:我们现在没有明确要播出的节目达到多少,去年的结果这个比例还是比较高的,有影响的舆论监督报道达到十多期,超过五分之一。

  张洁:我们对调查八年有一个梳理,我们有一个题目“从调查节目到调查性报道”。我们叫新闻调查,并不意味着我们做的节目都是调查性报道,调查性报道从传统新闻学定义来说有两个本质的定义我们认为是必须坚守的。第一个,内容是侵犯公众的利益,有的集团或者个人,这种行为被遮掩被掩盖;第二,记者对揭穿这种行为的过程是记者独立的调查。这两个是非常重要的要素。我们所说的调查节目很有可能用调查的手法来做各种选题,包括正面选题、中性选题、负面选题,我们称为调查性报道,这两个要素必须确立。我们和司法部门合作做被司法部门定了案或者已经处理的案件,我们在他们的配合下做节目,这应该不算是调查性报道,你依靠的是行政力量或者是司法力量,调查性报道是调查节目当中的极品。打一个活老虎通过自己的努力揭露损害公众利益的行为,这个过程是要冒很大的风险,这样的话,记者的行为记者的素质是很高层次的东西。我们对节目的梳理,我们努力多做一些我们认为的真正的调查性报道,但是同时我们也要把我们其它的调查节目经营指标上达到很好的标准。经过梳理就非常清醒,什么样的节目按照调查节目的要件处理,什么节目按照调查性报道的要件处理。国内对调查性报道和调查节目经常混为一谈。

  怎么样才能做一个调查记者?素质要求非常多,有一个最基本的,必须有责任感,必须有一种仗义执言、为民请命的精神,勇敢、坚定、执着、有韧性,这些都是基本的素质,另外还必须具备比较成熟的政治经验,比如在现有的环境里面怎么样操作这个题材,按照你的预设能够把这个节目采制成功,前期的拍摄、后期的把握要求比较高。另外做调查性报道必须有很多的专业技巧,包括你的拍摄上,你的采访上,怎么样能够拿到你想要的东西。我们认为要做一个好的调查记者,大的理念思想素质方面,业务素质和政治素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优秀的调查记者应该是几种要素的集合体。

  主持人:做一期节目的周期大概是两个月,但是《新闻调查》是三个出镜记者,怎么能够周转过来?

  张洁:按说我们应该有四到五组记者才符合良性运转的条件,但现在由于对出镜记者要求比较高,三个人基本是他跟这个编导回来又跟另外一个编导出去,我们节目后期制作比较长。三个出镜记者疲于奔命,甚至从这个节目点做完节目马上飞到另外一个节目点,高速运转,最近长江记者做云南法院这个案件拍回来之后病倒了,这几天在医院就诊。

  主持人:现在是主持人负责制,把主持人包装成一个节目的品牌,国际同类节目的模式还有收视率的压力,出于这两点的原因。《新闻调查》对主持人要求非常高,同时也培养了不少的人,王志、董倩以前都是在《新闻调查》做,现在做《面对面》和《央视论坛》。《新闻调查》怎么样克服两个矛盾,一方面对出镜主持人要求很高,出镜率高了之后可能又有条件单立门户做新的栏目,这种矛盾怎么克服?

  张洁:这个没有办法,当有一个更好的平台出现的时候,我们总是要成全。因为每个人对他自己的发展期许有更高的平台,这也是《新闻调查》的用人观点,我创造我的平台提供给你,如果你有更好的平台那个时候我也会放你出去。你也不能说你走了我的节目受损失,我不让你走,这也不符合市场人才的配置。王志到《面对面》,这种栏目填补了中央台的空白,这种事情不会经常有。相对来说《新闻调查》这个平台还是比较好的平台,因为据我们所知在美国新闻记者新闻主持人里面华莱士的地位非常高,华莱士在《60分》做了30多年。我们认为一个记者在《新闻调查》这个平台里面一年要做十多期深度报道节目,每期节目里面深度采访的人的数量将近20个,这么样一种积累对记者来说是多么大的一种财富,对一个事件的深度认知,对于事件当中当事人的深度认知,这么几年下来我觉得无论对他们的专业技巧来说,对他们的经历、思想各方面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么样一种机遇机会是不多得的,我觉得对于一个有心做真正的记者的电视人来说,这个平台是非常好的。在一个急功近利的媒介环境当中来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做新闻,我想在观众当中的公信力是不可预料的。《新闻调查》大家对我们这个栏目还有一些好的口碑,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希望做让公众信赖的新闻,我们希望我们记者的新闻也是让公众信赖的新闻。从行为上到节目上我们都希望具有公信力。目前信息报道当中有很多新闻可能是不严肃的,不客观的,作为央视的《新闻调查》重头深度报道栏目,我们让新闻变得有力量,让新闻变得有尊严。在我们的栏目团队核心理念上,我们提出一个观点叫做栏目人格化,人格化是什么东西?今天是价值多元化的时代,很多东西被颠覆,我们这个媒介或者说栏目人格化的概念,生活当中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行为是能够让你信赖的,让你去热爱的,像这种东西我们就把它变成我们记者的行为。一个勇敢的人一个疾恶如仇的人,一个公正的人,一个有着博大同情心的人,这种人绝对受到社会甚至受到群体,比如你是这样一个人,你周围的同事肯定对你是尊重的。我们希望我们的员工对人是善意的,对周围的环境是善意的,另外一个方面你疾恶如仇,你有良知,这种东西也是我们所强化的。如果我们做人是这样一套标准,在节目当中你做一个什么样的记者才会受到社会的信赖。就是这种记者,尊崇客观真实的理念,用平衡的手法,又冒着一定的风险,这些行为在今天的媒介环境当中是比较高贵的记者行为,我们《新闻调查》力争做这种记者,我们做出的新闻力争承载这种精神,这样把我们的团队营造成在中国深度报道当中一个有影响力的栏目。影响力的前提首先是公信力,如果你的新闻让人信赖,批评过的对方对你的新闻事实,对你摄制组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工作作风都有一种认可或者评价的话,那么我认为你做新闻做到一种极致。我们在村里住了八天八夜的记者,当地政府对他们好评如潮。现在是炒作的时代,眼球的时代,好多东西丧失了,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团队的努力来恪守捍卫这些东西。

  张洁:30多岁。但是随着电视的发展,我们做了七八年,老同志比较多,最近一两年吸收了一些年轻人当中的佼佼者充实到我们的队伍当中来,我们现在有20多岁的编导,他们来到这个团队以后尽管他们可能是70年代、80年代出生的,他们都是属于新新人类。他们非常热爱新闻,他们认可我们的价值理念,我们用我们这套专业方式,他们的外语特别好,网络资讯掌握特别快,在我们的队伍里面一两年就可以独立做节目,这是我们队伍当中的新鲜血液,带来生机和活力。

  张洁:当初策划负责制最优秀的几个老编导做策划,以前做助编或者刚进来的让他们挑大梁的记者,我们想用策划带编导。节目的整体水准起来了,不会特别高或者特别低,但是不让他们直接做节目会导致优秀节目的丧失。《调查节目》是获国际大奖最多的节目,台领导要求我们每隔一两年有优秀的节目出来,骨干编导还是要做节目,带了半年左右,这些编导的素质提高了以后,这些编导还是去做节目,基于这样的考虑。

  我们用舆论监督的概念或者用调查性报道的概念也好,这些东西只能成为栏目的主导追求,但是不可能说我每期节目都是舆论监督,那是不现实的。电视毕竟还是一个产品,要播出,有的日播有的周播,风险太大,你能不能拿到东西,你是不是能够安全播出,节目从选题到播出是一个完整的过程,我们必须保证每周都有一期节目安全播出,跟公司的经理一样,必须有产品卖出去,然后在产品当中实现我们的含量。我们把这个作为主导追求,其它还有别的一些节目也要做,比如远华大案,贪官成克杰都可以做。已经查清楚了我们可以做这样的节目,这样的节目也是我们要强调的。另外我们做的《与神话较量的人》,这种行为也是我们栏目应该做的。好的节目我们也能做,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冒着风险和损害公众利益的金融集团做斗争,这种节目的影响,它的力度远不是一些揭黑节目能够做到的。刘姝葳带来两个月收视率的持续走高,这期节目在社会的影响力到现在这个节目还是有影响。节目制作非常简单,找了一个环境,采访,然后到她家拍东西,这个节目非常低成本,但是它的影响特别特别大。远华大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完成,但是它的影响力和这个节目的影响力不一样。后来我们发现如果仅仅一个栏目或者一个媒体曝光、揭露,那么也许它会让人愤怒震撼,这是它好的方面。但是另外一方面,曝光一个事情没有得到解决,没有得到处理,相对来说给公众带来的反而是一种压抑一种痛苦。我们在做这类节目的时候还有一个追求,我们更要表现那些在为了捍卫公众利益在和这些侵害公众利益做斗争的勇士,像刘姝葳,这种东西的发扬光大对社会非常有益,不仅看到黑幕,而且看到一个真正的人怎么样,刘姝葳树立了社会合格的公民的形象,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两手我们都会抓。

  网友:你上次说过强调记者的主体意识,是否意味着记者有决定权,跟西方很像。

  张洁:我们现在记者中心制或者叫主持人中心制,我们指的主持人包装可能哪类选题适合他,让他多做这类,他穿什么样的衣服从外在形体应该有一种包装的手法,但是对于一个真正的新闻报道一个深度记者而言,记者中心制的核心要件,我们提出更高的要求。他必须对新闻要敏感有热情有冲动,以前我们强调编导中心制,记者的主动性会被抑制,编导找题,记者到时候采访就行了。现在经过我同意报批台里,编导做这个题必须经过记者。以前我们每个编导可以轮换使用这些记者,现在每个记者手下固定三五个编导为这个记者服务,这样的话就会形成一个核心团队,编导找选题的时候考虑柴静可能这类选题比较适合,可能帮助她找这方面的选题,摄像录音也固定这几个人。去年9月18号我们搞了一个改革,我们引进了团队竞争的概念,柴静一个组,杨春一个组,长江一个组,三个主持形成竞争格局,九月份改革,大家从屏幕上可以看到节目变化非常明显,大家的积极性主动性调动起来。另外记者在镜头前的表现也通过制度的确立上了一个台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记者已经达到我们所期望的地步。在《新闻调查》我们也有淘汰制,我们末位淘汰更多的是编导,编导群体比较大,大概有15、16个。摄像、录音比较固定,做了七八年,不可能淘汰掉他们。编导淘汰比较大,首先理解新闻热爱新闻,对新闻有主动性,同时具备很多的公共关系技巧,以前记者可能跟着编导,编导把什么都安排好,反过来你要有一种向心力,你的思想素质、你的待人接物,你在现场脑子清不清晰,采访提问到不到位,因为你是核心,这些都对记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记者中心制是一把双刃剑,推着你往前走,你不适合把你淘汰,这样对记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张洁:国外主持人是指坐演播室的这类叫主持人,出外景的叫做出镜记者,我们延续了美国这样的叫法叫出镜记者。

  主持人:国外出镜记者的工作相对稳定性比较大,一直作为一个职业做到老,是不是有这种情况?今后《新闻调查》出镜记者是不是也有这种趋向?职业感和职业精神不断得到加强。

  张洁:我们希望是这样。在国外一般来说主持人都是从记者开始做起,有的主持人从编导做起,一步步做外景记者到最后四五十岁做演播室,我们希望我们的出镜记者一步步做到持续的发展。但是首先要看我们这个平台,我们这些理念是不是让他觉得他在这里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美国《60分》从68年到现在发展了36年,我们希望我们这个栏目一如既往做下去。在央视所有的栏目里面我们开玩笑说,《新闻调查》是生命力最长久的节目,它的最高境界很难实现,记者采访也好,编导业务也好,要求做到在40多分钟里面,40多分钟是一个电视剧的概念,把你的节目做到好看,把理念传达清晰特别不容易,对各工种都是一种挑战。这种挑战意味着我们的发展空间特别特别大。

  主持人:《新闻调查》揭露社会阴暗面比较多一点,你作为制片人每天接触这些话题会不会感觉到心头压力比较大一些?

  张洁:我接触阴暗面观众来信来电接触多一些,《焦点访谈》是用麻袋装的,习惯了可能就好了。另外用职业的眼光来看的话,你刚才所说的影响会小一些。做这类选题的时候,当通过记者的努力使这些内幕得以曝光,甚至行为得以纠正,使问题得以解决,那个时候作为一个调查栏目创作者来说,那种快乐的成就感和幸福感也是很难用语言形容的。每当我们播出一个特别优秀节目的时候,我们开玩笑说,那天是《新闻调查》的节日。

  主持人:你们有自己的压力,也有自己的释放方式。我曾经碰到一个人,一个女孩刚刚大学毕业,当时选栏目的时候选择调查栏目,她做了一两个月之后受不了压力,去做轻松快乐的节目。心理压力可能比较大,走过这一关的人心理承受力比较大。

  张洁:前面提到记者的素质,韧性也是特别珍贵的素质。比如说你的节目中途流产了,最后不能播出了或者怎么样,你能不能承受。这种东西能坚持下来的肯定是最优秀的,不断淘汰。《新闻调查》这批调查人有一种共同的特点,有可能我们不是和身边的人较劲,我们是和自己较劲。从专业上来说,我经常对编导说,你不要老跟别人较劲,你跟自己较劲,无论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当中,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你很清楚你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比如我是一个胆怯的人,我是一个不愿意得罪别人的人,你做这种舆论监督节目必须战胜自己的怯懦,这个较劲是你自己跟自己较劲。另外你可能是一个不冷静容易冲动或者不拘小节的人,我要求你客观冷静从容精确的时候你可能会犯很多错误,这个毛病的克服要靠你自己。你的产品是什么样的质量取决于你对你自己的限制你发展的因素到底能不能把它超越,再上一个台阶。我们一旦确立一个人发展的最终障碍是克服自己的障碍,任何困难出现的时候你都是自己和自己较劲。

  说到环境的问题,我们是有一些想做的事情不能做,但是允许做的事情里面你是不是做到最好?任何一个时代的发展进步都会有时代发展所具有的历史局限,不可能超越时代。并不是说这个时代没有给你前进的空间,改革的发展始终在推动这个空间不断扩大,从93年《东方时空》开播到现在,中国的媒介环境发生多大的变化,这种进步是谁给你的?不是谁给你的,是所有人共同努力推动中国走到这一天。这种东西你作为一个媒介记者的话,受不了挫折改行那没问题,他是一个个体可以按照自己的原则去选择。如果真正热爱新闻,愿意通过新闻为国家民族做一点事情的人,他们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既看到时代的进步,也认识到目前所处的环境是什么样的环境,然后再慢慢通过自己的平台一点一点和其它的力量整合起来,推动往前走。无论政界也好,经济界也好,文化界也好,包括科技界、产业界,一个国家往前走总得有一批这种人在里面。我们希望我们这个栏目我们这些员工是推动这个进步的其中一分子。

  张洁:那是我到调查的第一期节目,为农民讨公道,农民受不太好的村干部的欺负,后来节目没能播出。我们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后期花了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以说呕心沥血做出40多分钟的节目不能播出,打击非常非常大。我觉得痛苦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但是你必须超越必须战胜,我们后来在评论部的手册上有一句话,如果节目没能播出洗个澡接着找下一个题。

  主持人:第一期节目被枪毙,现在越战越勇现在做到《新闻调查》的制片人,你有什么招,尽量使记者的调查节目不被枪毙?

  张洁:我有三个节目被枪毙,每一个节目不能播出总有不能播出的理由,这种理由可能是我们没有把事情做好,包括我做的第一期节目后来反思,如果我用另一种方式来操作的话,这个事件是能够公布于众的,当时太感性太冲动太不够冷静,必须在这方面反省自己总结自己,你会越来越成熟。专业技巧是你必须自我挑战的,另外政治技巧是你必须挑战的东西,但是我们所说的成熟并不意味着我们变得圆滑,新闻变得没有力量,不是这种概念,我们说的成熟是在这种环境下把我们节目该传递的东西能够以安全的形式传播出来,这就需要很高超的经验,这样你的传播得以实现。对于记者来说,对于编导来说要求更高,我特别认可一个人说过的一句话,巨匠在限制中产生。

  网友:曾获国际大奖的《大官村里选村官》,很多人称它是纪录片而不是调查性报道,你是如何介入这一题材的?

  张洁:我们把大官村获国际奖的节目和《第二次生命》这两个节目,如果说调查片的话仅仅是使用了一些调查的元素,比如使用了调查记者,使用了印证的方式,整体是纪录片。我们给了它一个概念叫纪录式调查,基本靠纪录片的内容撑下来。栏目固然是越纯粹越好,每期节目都是揭黑幕都是舆论监督的,但是不可能。我们在符合栏目品质的调查报道没有那么多的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向其它领域扩张,比如我们做一对一的专访,我们把它称之为心理层面的调查,另外大官村纪录式的东西,另外主题性调查其实是宏观立论找素材印证。无论做什么样的节目,我们用调查的因素来包装它,但是并不意味着它是真正的调查性报道,我把调查节目广义上的概念和狭义上的概念解释得比较清楚了,我们为了播出可能其它元素的节目同时也要经营,我还没有奢侈到做了一个好的纪录片我不播,纯纪录片的样式我们是拒绝的。

  主持人:你去过海南,中间回过云南,93年来到北京,这些经历对你选择《新闻调查》有什么样的影响?

  张洁:当初不走到北京来不会在《新闻调查》,首先得益于央视人事变革。社会上各界人才,无论是不是北京的,有没有户口,只要有能耐就能来到这个平台上,你能做摄像就做摄像,能做编导就做编导,能做主持人就做主持人,王志就是这么过来的,当时央视很多元老就是这么来的。央视这十年最伟大的革命就是人事制度改革这块,如果没有这个的话,也没有后来的《焦点访谈》、《新闻调查》。《新闻调查》正式员工五六位,大部分是招聘人员,来自全国各地的没有北京户口。他们是我们的核心主体,没有他们我们这个栏目支撑不下来,人的解放是第一位的。

  主持人:你从骨子里面是一个爱打抱不平的人,调查社会真相的栏目和你的性格有什么关联吗?

  张洁:我不是爱打抱不平,我这个人的个性是温和善良,与人为善是我的一大特征,但是疾恶如仇,眼睛里揉不得砂子。我经营的团队里面如果违背我对人的要求的行为出现的时候,肯定受到制裁或者受到抨击的,如果有一些好的比如特别包容别人,特别能够克制自己成全别人,克制自己的私欲,克制自己的东西让团队越做越好。我对人的要求太高,大家可能觉得跟着张洁干太累。

  主持人:云南是一个多种文化相存并行的环境,它的包容性特别强,你在那个环境里面生长出来,可能对团队的包容性要求特别高。这和你的出生环境有关。

上一篇:央视《新闻调查》:关注传销网中的大学生们

下一篇:新闻调查栏目风格的培育和铸造